娱乐

手摇压水机

字号+作者:admin 来源:联系我们 2021年11月19日

李育蒙 端午节回老家,父亲说带我去老房子走走。说起来已经很久没去过老房子了,推开门的时候,怀旧感扑面而来。在屋里转了一圈,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。虽然没有人住了,但父亲...

李育蒙
端午节回老家,父亲说带我去老房子走走。说起来已经很久没去过老房子了,推开门的时候,怀旧感扑面而来。在屋里转了一圈,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。虽然没有人住了,但父亲每次过来还是会过来打扫一遍。帮着父亲打扫完后,手上全是灰,想着找点水洗一下手,父亲说去看看屋后的压水机还能不能压上水来吧。
说到压水机,就不得不说说水井。昔日的农村,几乎每家每户都会打上一眼水井,临水而居是祖先们留下的生存法则,缺少水源地的乡村在那个公共设施还不发达的年代,就只能把挖井当成家庭生活水源的必须。
在我的记忆里,打这口井的时候,家里都还没“分家”,井是爷爷带着爸爸和叔叔挖的,挖了8米左右就出水了,干了差不多半个月,那个时候没有机器,完全是人工挖出来的,我记得挖的时候,爸爸和叔叔还特意在井壁两边挖出了几个脚印位置,以方便上下井,但稍不注意就可能会滑倒摔下去。
这口井确实帮了家里大忙,即便是大旱之年,也流淌出甘冽清甜的井水。不过那时候的农村,普遍很穷,我们村子都还未通上电,也不知道水泵这种东西,要吃水都是直接用桶打,如果水浅了,就在水桶上加绳,但毕竟这不方便,后来大家就都开始用压水机。
我们家装压水机的时候,先是从井旁边开了个洞,灌水管进去,还特意修了水泥池子,用来装压水机压出来的水。
压水机就是通过引水,把地下水引导地面上,通过引水皮和井心的作用实现井水上流。小时候,每次压水,我都是一上一下地提撬架,但就是不出水,父亲看到后,都会要我先舀一瓢水倒进压水机里,再压几下就来水了,这瓢水就是引水,也是压水机能工作的一个重要步骤。
我来到屋后,生锈的压水机和长满青苔的水井充满了年代感,仿佛一下就回到了童年。破乱的水池,那里我曾经多少次光着屁股冲井水澡,那甘甜的井水也不像现在一股土腥味。
摸着那锈迹斑斑的压水机,出水口差不多都被锈堵住了的,但是小时候我多少次直接用嘴对上它,吸取那甘甜的井水,尤其是酷暑难耐的时候;多少次被那个撬架把手磕过下巴;多少次向往这冬天压出来冒着热气的水;多少次和邻居伙伴压出水来打水仗……如今,渐入中年,每一年回家,总会感叹一些老物件在逝去,而这些老物件老景象却偏偏承载着我们满满的回忆。看着这压水机,仿佛看到了童年的自己,有时候,一些记忆,就只需要一个符号来唤醒。
如今,水井已经渐渐无用武之地了,而压水机更是在水井淡出日常生活前,就从生活里逐渐消失。虽然很多水井边上还有压水机矗在那儿,但是已经生锈不能工作了,而更多的都是被拆走了。从农村通电到用水泵,这压水机就几乎没有市场了。
岁月变迁,我都不记得,是哪天开始,家里的那口井水我们就不喝了,顶多用来洗衣服,因为压上来的水没有以前清澈了,也充满了土腥味,在城里工作的姑姑还特意带了点井水去化验,结果也是不适合人饮用了。那个时候已经用上了水泵,压水机就已经在慢慢“风化”了。没过几年,我们洗衣服都不用这个水了,水泵也收起来了,自来水入户了,老水井也无用武之地了,把家从村里搬走后,就彻底和压水机、水井告别了。
父亲说很多人家已经把水井填了。过不了多久,压水机、压水井就会从村民记忆里彻底消失,生活是进步了,但是留在记忆里的某些东西却永远找不回来了,比如说那压水机压出的甘甜井水。

1.【锦欣自吸泵工业厂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,锦欣自吸泵工业厂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锦欣自吸泵工业厂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【锦欣自吸泵工业厂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锦欣自吸泵工业厂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编辑推荐